您的位置:      首頁  /  陽光電源曹仁賢:建議成立能源部...
陽光電源曹仁賢:建議成立能源部,制定棄煤時間表,慎用近零排放等誤導性名詞
2019-03-14 15:24:54
摘要:3月9日,全國人大代表、陽光電源董事長曹仁賢在接受采訪時透露,他在兩會電建議是:國家應重組成立能源部;可再生能源附加提高1分錢,及早解決欠補問題;慎用“化石能源清潔論、煤炭綠色發展論、低碳論、近零排放論、超低排放論”等誤導性名詞,制定燃煤發電退出時間表。

      3月9日,全國人大代表、陽光電源董事長曹仁賢在接受記者專訪時透露,此次兩會期間,他的建議主要圍繞著“能源管理升格、合理增加附加、制定去煤時間表、達成能源共識推動能源轉型”五個方面,為可再生能源事業健康發展、建設生態文明、打好空氣污染防治攻堅戰呼吁并給出建議。
      作為在可再生能源領域工作超過25年的專業人士,此次曹仁賢針對能源工作中的一些掣肘、遇到的困難以及未來的發展提出了建議和專業化的解決方案。
      曹仁賢在兩會上提出的建議:成立能源部;可再生能源附加提高1分錢,及早解決欠補問題;慎用“化石能源清潔論、煤炭綠色發展論、低碳論、近零排放論、超低排放論”等誤導性名詞,制定燃煤發電退出時間表。
      建議國家成立能源部 引導能源變革順利進行
      2018年兩會期間,外媒曾經報道中國將計劃設立能源部,這是繼1993年能源部撤銷后,再次傳來成立能源部的消息。目前國家能源局2008年成立,隸屬國家發改委,2013年與電監會重組。
      曹仁賢認為:國家應重組能源部來打破當前能源變革遇到的瓶頸。“能源管理不升格,許多環節、部門的壁壘就沒辦法打破,政府應從頂層設計出發,為能源創新變革、能源市場化改革鋪平道路,加快多能靈活協同,實現太陽能、風電、氫能、儲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應用,以大幅度減少空氣污染,改善生態環境。”
      去年兩會,生態文明建設被寫入憲法(注1),今年是憲法修訂后的第二年,應成立能源部,為清潔能源大比例使用提供條件。
      “目前光伏實現與火電平價遇到最大的阻礙在產業之外。”曹仁賢認為,中國光伏企業通過十余年努力已經在技術和成本上雙雙領先世界,并幫助全球大部分地區實現了平價上網,但在本國卻由于土地、融資和電力體制等因素,時至今日仍然沒辦法達到平價。他期望通過能源部的成立,集中資源進行能源領域重大創新,降低能源生產和消費中的非技術成本。
      同時能源部的成立也有利于多種能源之間的分工協作。曹仁賢說:“正在進行的能源變革中,石油、天然氣、煤炭等化石能源與可再生能源、新能源汽車相互之間的交集,有協作,也有競爭和更迭。成立更高一級的能源管理部門,可以有效提高決策效率,打破現有桎梏,助力能源轉型事業健康發展。”
      建議可再生能源附加增加1分錢 及早解決欠補問題
      今年是曹仁賢第二次在兩會上呼吁增加1分錢/kWh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建議將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征收標準由現行的1.9分錢/kWh增加到2.9分/kWh。目前中國政府已經欠新能源企業補貼資金超過千億元,其中不少民營企業因拖欠問題給其后續發展帶來了困難。
      曹仁賢認為,我們應正視獲得“綠水青山”所必須付出的成本,合理制定可再生能源附加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
      “能源是特殊商品,但本質還是商品,合理的成本應該正視,相關企業也應該得到尊重。”曹仁賢說,“全社會在享受更清潔環境的時候,適當的增加用電成本是合理的,即使不通過附加的方式,在可再生能源平價之前,也會通過其它方式轉嫁到生產生活中去。否則,就只會造成目前光伏產業蓬勃發展,但光伏企業卻飽受欠補問題困擾,這種情況不健康,也不能持續。”
      曹仁賢指出,沒有德國、中國等國家的支持,可再生能源成本不可能有現在的低價,通過合理的頂層設計,讓產業發展的更好,從長遠角度看,反而節省了成本。“而且相比德國市場,我們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已經很少了,德國目前可再生能源附加為6.79歐分/kWh,相當于征收5.1分/kWh,與我們的居民用電價格都相當了。”他說。
      化石能源低碳是偽命題 建議新增發電裝機全部由可再生能源構成
      “根據預測,2019年全社會總能耗折算成標準煤約為48億噸,較去年新增1.8億噸,我建議新增裝機不要再使用燃煤機組。”曹仁賢這番話既是對能源變革的思考,也是對火電產業的預警。
      曹仁賢認為,當下化石能源退坡趨勢明顯,國家不宜再上馬新的火電項目,除增大環保壓力外,這些項目還面臨著巨大的經營風險。
      但與此同時,非化石能源仍然在增長(注2),每年新增裝機中約30%是化石能源,而且,社會上有些聲音認為化石能源可以做到低碳、近零排放。
      曹仁賢建議,要對排放的標準和強度進行定義,嚴禁化石能源用“清潔”、“低碳”、“近零排放”、“超低排放”等字眼混淆概念,誤導消費者。“化石能源的清潔是相對而言的,近零排放僅僅是指減少的硫化物、氮氧化物等有害物質,低碳這個概念也不成立,煤炭燃燒產生的二氧化碳是燃燒物本身的2.5倍”他說。
      “目前化石能源企業也在通過技術、裝備提升和一些管理措施減少污染,但一方面成本巨大,另一方面污染必定存在,只是有大有小,我去過很多煤電廠,周圍無論是空氣還是地表,都是不干凈的。”曹仁賢說,“京津冀地區之所以霧霾如此嚴重,主要是因為過密的燃燒活動。”
      根據媒體報道,本次政協會議上,生態環境部大氣司司長劉炳江就簡要提到了霧霾原因基本搞清楚了,并表示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高耗能、高排放的企業密集,導致了大氣污染物的排放量是全國平均數的4倍左右”。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表示,污染排放中有四大主要來源,占比要達到90%以上,分別是工業、燃煤、機動車、揚塵。
      “我們應正視并尊重化石能源的犧牲和讓步,使可再生能源優先上網、優先發電、優先使用。從全球來看,各國傳統能源都在為新能源讓道,很多國家制定了棄煤時間表,我們也希望通過科學的制度安排,讓化石能源逐步進入輔助市場,逐步走向備用能源。因此,我們需要制定燃煤的退出路線圖、時間表,雖然達成共識異常艱難,但能源變革和生態文明進程不會開倒車了。”
      平價之后 光伏人仍不能高枕無憂
      隨著光伏平價上網逐步臨近,關于平價之后的思考掀起熱議。曹仁賢認為光伏企業即使實現平價后,可再生能源間歇性特征還在,還需要通過儲能、電網靈活性改造等確保可再生能源和其它能源協同,逐步提高清潔能源占比。
      這需要全社會改善相關配套環境,也需要光伏企業有著內生動力,不斷降低成本,提高電能質量。
      “平價之后,首先帶來的是對傳統觀念的震撼。”曹仁賢說,“大家傳統觀念里,太陽能、風能很貴,在平價之后,新能源將再不會背上昂貴的標簽,這將轉變全社會的認知”。去年由三峽新能源和陽光電源合作開發的500MW青海格爾木電站,上網電價僅0.31元/kWh,讓行業內外的許多人士為之側目。
      “平價也會來帶產業上的巨變。產業規模將進一步擴大從而形成更好的學習曲線,讓光伏發電成本進一步降低形成正循環。”曹仁賢勉勵光伏行業在這個轉折點上一定要熬得住、耐得住寂寞、受得了責備,要有堅韌的定力,在這個關鍵點上努力做好自己,貢獻自己的力量,千萬不能浮躁,注重自身發展。“這也是我們陽光人每天都要給自己念的緊箍咒 。”
      他最后指出:“當可再生能源又廉價、又清潔、又方便的時候,眼睛雪亮的消費者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新能源的未來,我們寄希望于新的年青一代”。
      注1:將生態文明寫入我國憲法的是2018年憲法,序言中和第八十九條出現過兩次。
      《憲法》序言
      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治,貫徹新發展理念,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逐步實現工業、農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現代化,推動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協調發展,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第八十九條 國務院行使下列職權:
      六)領導和管理經濟工作和城鄉建設、生態文明建設;
      注2:根據中電聯發布的一份數據:截至2018年底,全國全口徑發電裝機容量19.0億千瓦、同比增長6.5%。其中,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容量7.7億千瓦,占總裝機容量的比重為40.8%、比上年提高2.0個百分點。分類型看,水電裝機3.5億千瓦、火電11.4億千瓦、核電4466萬千瓦、并網風電1.8億千瓦、并網太陽能發電1.7億千瓦。火電裝機中,煤電10.1億千瓦、占總裝機容量的比重為53.0%,比上年降低2.2個百分點;氣電8330萬千瓦,同比增長10.0%。2018年全國新增發電裝機容量1.2億千瓦,新增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占新增總裝機的73.0%。全國新增煤電2903萬千瓦、同比少投產601萬千瓦,為200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全國全口徑發電量6.99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8.4%。其中,非化石能源發電量2.16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1%,占總發電量的比重為30.9%、比上年提高0.6個百分點。水電發電量1.23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2%,火電發電量4.92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3%。全國并網太陽能發電、風電、核電發電量分別為1775、3660、2944億千瓦時,同比分別增長50.8%、20.2%、18.6%。新能源發電成為內蒙古、新疆、河北、山東、寧夏、山西、江蘇、黑龍江、安徽、吉林等14個省份第二大發電類型。

新能源會展
新能源企業
2019中超直播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