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煤炭港口形勢發生了哪些變化
煤炭港口形勢發生了哪些變化
2019-01-21 14:47:20
摘要:2018年,煤炭下游企業改變了往年的采購時間和采購節奏,煤炭庫存向下游轉移明顯,導致煤炭市場全年呈現“旺季不旺、淡季不淡”的運行態勢,這也給煤炭港口運行帶來了許多改變。

       我國現有沿海港口在煤炭的運輸上,已基本形成以環渤海四大港口為主,青島港、日照港、連云港港等為輔的北煤下水港體系,與此相對應的是江蘇、上海、浙江、福建、廣東等沿海地區電廠等大型用煤企業自建的專用碼頭和公用碼頭組成的煤炭接卸港體系。2018年,煤炭下游企業改變了往年的采購時間和采購節奏,煤炭庫存向下游轉移明顯,導致煤炭市場全年呈現“旺季不旺、淡季不淡”的運行態勢,這也給煤炭港口運行帶來了許多改變。

       煤炭主要發運港

       ◆秦皇島港◆——秦皇島港是世界第一大能源輸出港,是我國“北煤南運”大通道中的主樞紐港。2018年,秦皇島港全年完成煤炭吞吐量20341萬噸,同比減少1214萬噸。

       ◆黃驊港◆——黃驊港是離山西地區運距最短的出海口,也是我國的主要能源輸出港之一,合計煤炭年運輸能力為1.85億噸,場地堆存能力700萬噸。2018年,黃驊港完成煤炭吞吐量20334萬噸,同比增加991萬噸。

       ◆京唐港◆——京唐港是唐山港下屬港口之一。2018年前11個月,京唐港完成煤炭吞吐量11252萬噸,同比增加2144萬噸。

       ◆曹妃甸港◆——曹妃甸港位于大秦線的支線遷曹線的南端,是遷曹線及張唐鐵路運輸煤炭的主要下水港。2019年,曹妃甸港煤碼頭運輸能力將達到2.5億噸。2018年前11個月,曹妃甸港完成煤炭吞吐量6456萬噸,同比增加1135萬噸。

       ◆天津港◆——天津港包括天津老港和神華天津南疆煤碼頭,目前天津港散貨物流中心煤炭基本出清,散貨煤炭全部實現鐵路進港。2018年前11個月,天津港完成煤炭吞吐量6406萬噸,同比減少713萬噸。

       ◆日照港◆——日照港設計年吞吐能力3500萬噸,目前正在進行的煤炭系統改造完成后,煤炭年吞吐能力將達到4500萬噸。2018年前11個月,日照港完成煤炭吞吐量1899萬噸,同比增加354萬噸。

       ◆青島港◆——青島港由青島老港區、黃島油港區、前灣新港區三大港區組成,青島港是晉中煤炭主要輸出港。2018年前11個月,青島港完成煤炭吞吐量1248萬噸,同比增加113萬噸。

       ◆連云港港◆——連云港港為橫貫中國東西的鐵路大動脈,是中國中西部地區最便捷、最經濟的出海口。2018年前11個月,連云港港完成煤炭吞吐量560萬噸,同比增加227萬噸。

       煤炭主要接卸港

       ◆上海港◆——上海港承擔著上海及周邊江浙地區的部分電煤、氣煤、冶金用煤和生活用煤的裝卸、儲存和中轉任務,下屬羅涇、北票、朱家門三個碼頭,實際堆存容量135萬噸。

       ◆寧波舟山港◆——寧波舟山港是華東地區主要的煤炭中轉、儲運基地,煤炭作業主要集中在鎮海、北侖、穿山、舟山老塘山、嘉興乍浦等港區,形成了大、中、小型泊位配套的碼頭能力。

       ◆廣州港◆——廣州港是華南地區最大的煤炭接卸港,是我國“北煤南運”大通道的主樞紐港,也是外貿煤炭進口的主要接卸港,年接卸煤炭占廣東省水路運輸煤炭總量的45%。經過系統改造,通過能力增加到每年6000萬噸,一次性堆存量為360萬噸。2018年前11個月,廣州港累計完成煤炭吞吐量6907萬噸,同比增長4.36%。

       港口煤炭庫存全年高企

       2018年北方港口煤炭庫存不斷刷新紀錄,從統計數據來看,環渤海港口(秦皇島港、京唐港、曹妃甸港、天津港、黃驊港)煤炭庫存從3月21日突破2000萬噸達到2005萬噸之后,便開始不斷波動增長,至9月14日達到2651萬噸。在夏季需求旺季,北方港口煤炭庫存本該在迎峰度夏需求的帶動下,快速轉移到下游用戶,卻依然處于不斷增長的態勢。

       分析認為,主要是因為2018年以來煤炭運輸能力不斷得到提升,港口煤炭調入量有一定保障。同時,下游電廠使用長協煤比重繼續加大,加上進口煤的補充,對北方港口煤炭拉運力度有所減小。加之夏季環渤海地區出現多次的連日暴雨天氣,庫存向下轉移受阻,北方港口庫存因此不斷增長。

       港口存煤不斷累積給港口正常運轉造成了巨大壓力,加之7月曹妃甸港儲存多日的內蒙古煤炭發生自燃,為加快港口中轉速度,曹妃甸港在7月召開客戶撮合交易預備會議,意在協助港內客戶完成煤炭交易。然而在旺季煤價下跌的形勢下,港口市場煤炭成交較少,港口庫存依然高企。之后不久,曹妃甸港發布公告稱,為加快港內煤炭中轉,保障鐵路港口煤運通道暢通,決定從8月24日開始對年度中轉量低于80萬噸的客戶收取貨物超期堆存費。

      隨后,京唐港發布堆存費變更通告,稱從10月1日起對年度吞吐量(含出庫裝集裝箱下水運量)低于50萬噸的客戶恢復收取裝船煤炭超期堆存費。同時,“清港”也成為秦皇島港、日照港等北方煤炭港口當時的一項主要工作。

       10月,在煤炭需求淡季,下游電廠改變了往年冬季存煤的采購節奏,提前開始備貨,加上北方多港口出臺措施加快煤炭中轉,北方港口庫存出現了近1個月的下降。10月26日,環渤海港口煤炭庫存下降至2160萬噸,但依然高于往年同期水平。

       11月,在下游用戶庫存有一定保障之后,大多數電廠以消耗庫存等待來年1月進口煤額度,對北方港口市場煤的采購節奏再次放緩,北方港口庫存再次開始增長。12月12日,環渤海港口庫存增長到2607萬噸。12月下旬,全國大面積降溫,用煤需求增加,加之冬季需求旺季煤價持續下降,貿易商發運積極性受挫,產地發運到港的煤炭增長有限,也有部分庫存下降明顯的電廠開始少量采購市場煤,環渤海港口煤炭庫存開始下降。12月28日,環渤海港口庫存下降至2449萬噸。

       除北方港口外,2018年江內港口煤炭庫存也是持續處于高位。2018年全社會煤炭庫存向下游轉移明顯,同時受環保影響,江內小型港口相繼被取締,隱性庫存轉為顯性庫存,港口集中度提高,江內港口高庫存成為常態,江內港口部分煤炭從9月堆存至年底。年底,長江口華能太倉港發布通告稱,自2019年1月1日起,對煤炭堆存期(自卸船結束次日起算)超60天的企業,堆存費調整為每噸每天1元。

       總體來看,2018年港口煤炭庫存整體呈現增長態勢,雖然在各時段有小幅波動,但全年庫存都明顯高于往年同期水平,全年港口庫存呈現高位運行態勢。

       煤炭集港對汽運煤的限制范圍擴大

       2017年年初,天津市環保局發布的“天津市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工作”明確,將加快調整煤炭轉運方式,2017年7月底前,天津港不再接收柴油貨車運輸的集港煤炭;2017年9月底前,集疏港煤炭一律由鐵路運輸,禁止柴油貨車運輸集疏港煤炭。這是煤炭港口首次出現對汽運煤的限制。

       進入2018年,港口對汽運煤的限制范圍不斷擴大。

       2018年6月,交通運輸部舉行例行新聞發布會,在會上相關負責人表示,在環渤海、山東沿海和長三角地區,2018年年底前,沿海主要港口、唐山港、黃驊港等煤炭集港改由鐵路或水路運輸。

       2018年11月,生態環境部、國家發改委等多部門聯合印發《長三角地區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行動方案》明確,2018年年底前,上海港、連云港港、寧波舟山港煤炭集港改由鐵路或水路運輸,推動其他沿海及內河主要港口煤炭和礦石等大宗貨物集疏港改由鐵路或水路運輸。

       2018年12月,山東省交通運輸廳透露,按照國家和山東省加強綠色發展和節能減排的有關工作部署,自2019年1月1日起,山東省青島港、煙臺港、日照港的煤炭集港全部改為鐵路或水路運輸,相關企業不應簽訂公路運輸集港煤炭合同,責令仍然接收使用汽車運輸集港煤炭的港口企業暫停煤炭裝船作業,限期整改。

       秦皇島港定位調整

       一直以來,秦皇島港主要以煤炭運輸為主業,同時也有一些散貨運輸。最近幾年,隨著煤炭消費量增速的放慢,且今年蒙華鐵路將要通車,“北煤南運”鐵路直達的數量將會增加,秦皇島港口作為“北煤南運”中轉節點的功能將逐步減弱。2018年3月,據財新網報道,河北省正醞釀將煤炭業務從秦皇島港遷出,或由曹妃甸港承接,未來秦皇島港將聚焦旅游碼頭和集裝箱業務。

       之后,關于秦皇島港煤炭業務遷出的消息不斷傳出。2018年11月14日,有消息稱,秦皇島港第二港務公司部分客戶已經在曹妃甸港、京唐港落戶,準備撤離。至此,秦皇島港煤炭業務遷出似乎已無懸念。

       2018年11月19日,唐山市曹妃甸區人民政府與大同煤礦集團簽署框架合作協議,雙方決定將曹妃甸港作為大同煤礦集團煤炭運銷下水的主要基地,逐步把大同煤礦集團在秦皇島港開展的全部下水煤炭業務轉至曹妃甸港。

       12月6日,2018年曹妃甸港重點煤炭企業座談會暨煤炭貿易項目簽約儀式舉行。會議透露,為承接秦皇島港煤炭運能轉移,曹妃甸港正在加速推進19個鐵路港口建設項目、海鐵聯運體系整合及曹妃甸港動力煤價格指數發布工作。

       2019年年初,唐山市政府發布消息稱,唐山市以打造資產規格超千億元的世界級港口企業為目標,制定《唐山市港口資源整合重組實施方案》,分兩階段將唐山港口實業集團和曹妃甸港集團戰略重組為唐山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業內人士認為,此舉也是為曹妃甸港承接秦皇島港煤炭業務遷出做準備。

       從多方消息來看,秦皇島港煤炭業務遷出已經在行動。

       據相關人士介紹,目前,秦皇島港的煤炭業務主要由秦皇島港股份公司的第二、六、七、九港務分公司負責經營,第二、六港務分公司可能將被轉移至曹妃甸港,這兩家公司經營的煤炭業務所占份額較小,第七、九港務分公司或仍將留在秦皇島港。

       有業內人士認為,作為替代港口的曹妃甸港,從體量上看,有能力承接秦皇島港的煤炭業務,到2018年年底,曹妃甸港的設計堆存能力達到1900萬噸,目前秦皇島港的設計堆存能力為800萬噸。但包括華電煤炭碼頭在內,曹妃甸港有4個煤炭碼頭,呈多家管理之勢,很難形成合力,不能發揮裝卸效率高的優勢。即便在未來,曹妃甸港區將進行整合,因牽涉河北港口集團、唐山港口實業集團、曹妃甸港集團的利益博弈,理順“三港三區”關系也實屬不易,要實現河北全省港口整合,道阻且長。

       此外,曹北至曹西段跨海大橋復線通過能力有限,蒙冀線還需要占用部分運力,大秦—遷曹線無法承接來自秦皇島港2.15億噸的年運量,秦皇島港煤炭業務轉移的時間或將延長,未來10年,秦皇島港“北煤南運”主樞紐港的重要地位或許很難改變。

       環渤海港口運能不斷增加

       2018年,國家增加了1.5億噸至2億噸的鐵路運力,大部分落實在西煤東調的沿線,其中大秦線2000萬噸、蒙冀線3000萬噸、神朔—朔黃線2000萬噸、瓦日線3000萬噸。

       經計算,到2018年年底,唐山港(含曹妃甸港、京唐港區)煤炭年運輸能力達3.615億噸,已經遠遠超過秦皇島港(2.15億噸)和黃驊港(1.78億噸)的運輸能力。曹妃甸港加上京唐港、天津港、秦皇島港、黃驊港,整個環渤海港口煤炭年運輸能力合計達到7.99億噸。而2017年,環渤海港口實際煤炭發運量為6.771億噸。2018年,預計環渤海港口合計發運煤炭達7.2億噸。即使2018年港口煤炭發運量大幅增加,環渤海港口煤炭設計能力依然遠高于發運數量。

       2018年,港口煤炭市場發生了一個重大的變化,面向環渤海港口的鐵路運力逐漸變得寬松,港口下水能力不斷提升,但北方港口動力煤下水量卻出現了下降的趨勢。

       前些年,在“迎峰度夏”和“迎峰度冬”期間,下游用戶煤炭告急現象時有發生,環渤海港口大量壓船。為此,北方沿海地區掀起煤碼頭投資建設高潮,尤其是環渤海地區煤碼頭建設空前加快。在曹妃甸港,華能集團和秦皇島港股份公司各建設了一個5000萬噸級煤碼頭,華電煤業建設的一個5000萬噸級煤碼頭即將投產,加上原來國投的1億噸級煤碼頭,2019年,曹妃甸港煤碼頭運輸能力將達到2.5億噸。

       與港口煤炭碼頭加速建設趨勢相反的是,珠三角、長三角地區在逐步進行產業轉移和產業結構調整,越來越多的清潔能源發電通過跨區跨省交易輸往東南沿海地區,社會用電需求增長越來越向中西部轉移,東南沿海地區的電煤需求增速正在不斷放緩。

       長遠來看,環渤海港口下水煤需求低增速增長將成為常態,全國鐵路煤炭發運量將保持快速增長的態勢,特別是今年年底蒙華鐵路投入運行之后,隨著直達電煤的大幅增加,環渤海港口動力煤的下水需求將出現進一步的下降。

       未來,環渤海各港口之間同質化更加嚴重,將會出現對有限資源和不斷減少的用戶競爭更加激烈的現象。(來源:中國煤炭報   作者:何永麗)

煤炭會展
煤炭企業
2019中超直播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