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北煤南運、西煤東運我國煤炭通道...
北煤南運、西煤東運我國煤炭通道運力結構性矛盾仍待破解
2019-01-23 17:37:07
摘要:我國“北煤南運、西煤東運”的運輸格局,決定了鐵路成為連接煤炭產地和消費地的重要紐帶。2019年,國內加大鐵路運能對保障煤炭穩定供應具有重要意義。

       我國“北煤南運、西煤東運”的運輸格局,決定了鐵路成為連接煤炭產地和消費地的重要紐帶。隨著產能向“三西”地區集中,中東部消費缺口進一步增加,以及“公轉鐵”政策的實施,原有的鐵路運輸格局面臨著挑戰。2019年,國內加大鐵路運能對保障煤炭穩定供應具有重要意義。

       煤運格局:西煤東送,北煤南運

       我國煤炭生產主要集中在以晉陜蒙為主的“三西”地區,而煤炭的消費地高度聚集在華東和華南地區。煤炭生產和消費的逆向分布,使我國形成了“西煤東送,北煤南運”的物流格局。數據顯示,目前國內主要的物流形式有鐵路(含鐵水聯運)和公路,2017年占比分別為62.5%和37.5%。

       易煤研究院在《2018年年度動力煤市場報告》中分析,山西煤炭鐵路運輸最多,鐵路通道發達,運力較為寬裕,主要運往環渤海港口地區;陜西地區煤炭鐵路直達運輸量占鐵路外運量的一半左右,外運通道匱乏,其中橫向運力不足,陜中南南下通道較少;內蒙古地區橫向運輸便利,南下通道不足;此外,“疆煤外運”通道依然不順暢。

       報告指出,從煤炭調入的角度看:東部沿海地區(江浙滬閩粵等)以北方下水煤和進口煤為主要調入方式;京津冀地區及華中的山東和河南,主要以晉陜蒙產地鐵路和汽車直達為主;東北三省由于本地煤炭產量下滑,對蒙東地區的煤炭調入依賴度明顯提高,運輸方式以鐵路和汽運為主,同時進口煤對旺季的補充意義加大;兩湖一江的中部地區主要煤源為晉陜蒙地區,運輸方式為產地鐵路直達、環渤海下水煤的“海進江”,同時長江口地區也有部分進口煤(印尼、俄羅斯、澳煤等);西南的甘肅、寧夏、青海等地主要依靠周邊的汽運和鐵路調入,云南和廣西除了貴州汽運和鐵路外,也有部分的進口煤;四川和重慶地區有晉陜蒙的鐵路直達、汽運、“海進江”等方式。

       煤炭鐵路發運需求大幅增加

       近兩年來,在煤炭產能集中度進一步提高及“公轉鐵”政策等因素影響下,煤炭鐵路發運需求有所增加。

       2016年煤炭行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來,煤炭產能集中度明顯提高,產能、產量進一步向“三西”地區集中。“隨著產能向‘三西’地區集中,中東部消費缺口進一步增加,對原有的鐵路運輸格局也產生挑戰。”易煤研究院總監張飛龍稱,安徽、河南、山東、河北等地由傳統的煤炭調出省轉為調入省;貴州、寧夏煤炭調出規模減少;江蘇、廣東、吉林、黑龍江等地調入規模不斷擴大。

       自2017年起,我國運輸政策發生了重大調整。國家為保護環境和降低物流成本,著力推進實施“公轉鐵”政策。2017年2月,國家發布《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2017年4月30日,天津港明確在2017年7月底前全面停止接收公路運輸煤炭。2017年10月環渤海所有港口不再接收柴油汽車運輸的集港煤炭。2018年7月3日,國務院進一步出臺《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要求2018年年底前,沿海主要港口和唐山港、黃驊港的煤炭集港改由鐵路或水路運輸。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煤炭產量34.45億噸,鐵路發運量21.55億噸,發運占比為62.5%。2018年1~10月,鐵路發運占比繼續提高5.5個百分點為68.0%。

       隨著國家著力推進實施“公轉鐵”政策,為增加市場有效供給,鐵路方面進一步挖掘運輸潛力,優化運力調度。截至目前,我國主要有大秦線—大同—秦皇島、神黃線—神木—黃驊等運煤專線。陜北煤炭運輸網和蒙華鐵路預計在今年全面通車。2018年,大秦鐵路完成年運量4.51億噸,再創年運量歷史紀錄,為全路貨運增量行動作出了新的貢獻。今年1月2日,我國又一條重要煤運通道朔準鐵路(朔州至準格爾)開通運營,將在內蒙古煤炭外運和鐵路貨運增量行動中發揮積極作用。今年1月5日,我國開始實行新的列車運行圖。業內人士指出,這將使全國鐵路主要貨運通道能力得到進一步擴充,為調整交通運輸結構、增加鐵路貨運量提供有力保障。

       鐵路通道運力結構有待均衡

       2018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推進運輸結構調整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計劃到2020年,鐵路、水路承擔的大宗貨物運輸量顯著提高,港口鐵路集疏運量和集裝箱多式聯運量大幅增長。目前,我國仍面臨“西煤東運”運力提高,“北煤南運”通道不足的問題。

       對于未來一段時期內的煤炭運輸格局,張飛龍認為,煤炭主產區以“西煤東運、鐵海(江)聯運”為主的格局短期內不會出現較大改變,但隨著華中、西南地區煤炭去產能力度加大,包括河南、湖北、湖南、江西等中部省份,以及川渝地區等“北煤南運”鐵路直達運輸比重將有一定提高。

     “鐵路通道運力不均衡的結構性問題繼續存在。”張飛龍稱,從短期來看,目前鐵路運力增量主要集中在“西煤東送”線路,同時煤源地存在差異,在東北、西南等地調入需求大增的情況下,運力的結構性矛盾依然存在。從長期來看,隨著中國鐵路總公司鐵路運能增量計劃的落地,鐵路運力緊張局勢將逐步緩解。但同時隨著產能集中度進一步向“三西”地區集中,加上鐵路貨運占比的提升,鐵路發運需求也明顯增加。在煤炭消費季節性周期明顯的情況下,部分線路的結構性和季節性矛盾和缺口依然存在。(來源:中國電力報)

煤炭會展
煤炭企業
2019中超直播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