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農村煤改氣安全問題開始浮現
農村煤改氣安全問題開始浮現
2019-01-21 16:38:58
摘要:隨著煤改氣工程不斷推進,天然氣管道同步快速鋪設、延伸。在減少大氣污染、增加生活便利、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時,煤改氣工程的安全隱患是否已得到有效預防和排除?尤其是在安全知識相對匱乏、管理制度相對落后的農村,這些問題是否得到了足夠重視?

     “自從煤改氣后,家里暖和多了,也省事兒了!但是我們村兒有幾家的地暖漏水了,又得把地刨開翻修,好麻煩。”近日,在北京大興區大生莊村,一位年過七旬的李爺爺對記者談起了煤改氣一年多來的感受。

       漏水尚可翻修,人身安全事故損失卻難以彌補。以河北省邢臺市開發區東汪鎮趙麻村板材園區為例,2017年3月3日,一臺煤改氣供蒸汽鍋爐爆炸,造成5人死亡,10多人受傷。管道燃氣本身具有極大的危險性,一旦泄漏引起爆炸,后果相當嚴重。統計數據顯示,僅2018年12月份,我國就發生了58起燃氣事故,共造成13人死亡,44人受傷。

       隨著煤改氣工程不斷推進,天然氣管道同步快速鋪設、延伸。根據河北省環保廳數據,截至2018年10月28日,僅河北省煤改氣工程就已完成安裝工程136.5萬戶,實際通過驗收通氣的已達121.8萬戶。

       在減少大氣污染、增加生活便利、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時,煤改氣工程的安全隱患是否已得到有效預防和排除?尤其是在安全知識相對匱乏、管理制度相對落后的農村,這些問題是否得到了足夠重視?近日,記者在走訪調研多個煤改氣村莊、工程項目承包企業以及相關設計單位和政府相關部門后發現,農村煤改氣帶來了溫暖,卻也埋存著不少安全隱患。

       有的老年人連開關都不敢碰,滅火器也不會用,有問題只能去找村干部

       大生莊村于2017年在舊村改造的同時,完成了煤改氣工程,家家戶戶接入天然氣,用于日常炊事和冬季壁掛爐取暖。記者走進村子,看到道路兩旁的房屋外墻上,沿墻敷設的銀白色燃氣鋼管整齊排列,經過外掛燃氣表箱后“拐”進各家房屋院內。

     “當時安裝天然氣管線時,給我們講過注意事項和使用方法,但我們年紀大了,記不住。平時也不敢隨便動開關,出遠門也不敢關,怕暖氣管道凍了,家里沒人也‘嘩嘩’走字兒啊。”記者走進李爺爺家,李爺爺指著壁掛爐對記者說。

       廚房內的燃氣管道有兩個開關,分別控制著灶具和壁掛爐的用氣,因為老人家不敢碰,所以即便在夏天,壁掛爐的開關也從未關過。“才開始用時,壁掛爐怎么加水、燃氣表怎么充錢我們也不知道,都是讓村里的年輕人幫忙,現在慢慢會用了。”李爺爺說。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農村留守老人居多,是農村煤改氣用戶的“主力軍”。但他們開始接觸這些“新鮮事物”時,不僅缺乏基本的操作知識,對燃氣設備的日常維護檢修意識、安全隱患的警覺性也較低。

       大生莊村委會相關負責人也對記者表示:“村里剛剛接入燃氣,很多東西尚未建立健全,很多老人也不明白。”

       據李爺爺介紹,自2017年接入天然氣后,家里的設備、管線從未檢修過。“一般都是有問題了才找人來修,我們先向村干部反映,他們再聯系維修人員過來。有時來得快,有時來得慢。上次聞著下水道好像有燃氣味兒,燃氣公司的人約莫半個鐘頭后過來拿儀器測了測。”當記者問及泄漏后的應急措施時,他表示并不了解,“只能找村干部”。記者還注意到,他家院里擺放著兩個干粉滅火器,是煤改氣的“標配”,但他們說并不知如何使用。

     “我們很希望村里可以配個懂這些的人員,有個故障、漏氣啥的,問題也可以及時解決。”李爺爺對記者說。

       有的用戶隨意改造引發安全隱患,有的施工隊伍不按規范施工,出現問題也不愿返工

       記者又來到村頭另一戶張姓村民家,他和兒子、兒媳同住一個院子。他直接從兒子屋壁掛爐的出水管上拉出一條熱水管線到自己的臥室取暖。在該村民的指引下,記者看到改造后的熱水管線與燃氣管線同為銀白色,且幾乎緊挨著。

       陜西省燃氣設計院原院長郭宗華告訴記者:“熱水管道相當于熱源,和燃氣管道距離過近,會引發安全隱患,并且不同介質的管道外壁應按規范要求的不同顏色區分,以防誤操作。居民缺乏專業知識,隨意對管道進行改造,會有很大的安全隱患。”

       除了用戶側造成的安全隱患,部分施工方也在“埋雷”。

     “我之前去一個省的施工現場看過,很多管道根本就沒有按照施工規范走,連基本的橫平豎直都做不到,更別提管材的質量、壁厚、埋深,這都會影響到未來的安全和使用。”一位燃氣企業的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

       這位負責人指出:“煤改氣之前,城鎮燃氣管道入戶均由當地燃氣運營企業派專人進行施工,但隨著煤改氣工程推進,成片的農村煤改氣項目施工需求較大,因此冒出了很多臨時組建的施工隊伍。這些隊伍并不專業,施工質量無法保證,所以在管道施工方面會存在安全隱患。”

       另一位業內人士也對記者表示,除了管道外掛易被腐蝕外,有些農村地區的埋地管道并未像城市燃氣管道那樣加裝陰極保護等防腐蝕的措施,這樣長期遭受雜散電流腐蝕,且地下泄漏不易發現,也是很大的安全隱患。

     “有資質的燃氣企業追求大面積開發市場,承包后又沒有能力完成,就層層分包出去,有時同時開工的村有上百個,涉及不同的施工單位,并不好管理。”中國電建西北院燃氣設計崗位的冉龍飛曾參與過農村煤改氣工程的設計工作,他指出,“大部分政府對施工進度、時間節點有要求,一般到采暖季前要完成。部分施工隊為趕進度,怕耽誤工期、多付返工費等,對二次返工很不情愿。”

       有人士反映監管“留白空間”大,主管部門缺乏專業人才,很多項目草草驗收

     “部分農村煤改氣工程不僅存在施工點多、面廣、作業人員魚龍混雜的問題,還面臨沒有針對性規范標準指引、監管缺失的‘尷尬’處境。”上述企業負責人說。

       記者進一步了解到,目前我國尚未出臺針對農村地區的燃氣設計標準,農村煤改氣工程一般是以《城鎮燃氣設計規范》為依據進行設計,但設計圖紙更多的是起到一種導向作用,具體施工時可能會根據現場情況做一些調整,隨意性較大。

     “由于有的村莊整體功能布局無燃氣管道規劃,房屋建設不整齊,房屋結構未經設計,且防火等級沒有明確界定,所以在煤改氣設計過程中會遇到不少問題。”冉龍飛告訴記者,“這種情況下,完全參照城鎮燃氣行業的政策、標準,存在許多弊端。”

     “農村燃氣使用和城市的差異性非常大,城市常規的安全運維和模式很難適應農村的現狀。”上述業內人士以地面標識為例指出,“城市設有地釘來明確地下管線的走向,但目前農村煤改氣過程中,地面通常并沒有做標識,若村民日后進行維修,挖地時很容易將管線挖斷導致漏氣,這也是一大安全隱患。”

       另據介紹,不同地區煤改氣工程的管理部門不同,有的歸住建廳燃氣辦全程負責,有的由地方農委接手,包括前期項目規劃、設計、施工、驗收等多個環節。“由于農村項目涉及范圍較廣,不可能面面俱到,政府相關部門懂燃氣專業知識的也不多,又急于要政績和業績,很多時候都是去現場走一圈,有時候有問題也看不出,就草草驗收了。”上述企業負責人就他負責的項目直言。

       這位企業負責人還表示,農村煤改氣工程的監管“留白空間”很大,針對工程質量和運營情況并沒有專門的負責部門監管,追責問題更是無從談起,這方面亟需規范和加強。

       有專家建議建立施工企業黑名單,搭建統一監管平臺,做好不定期督查

       在采訪過程中,多位專家都認為,農村煤改氣工程牽涉到用戶、相關監管部門、燃氣企業、設計單位、施工單位和監理單位等多方群體,推進與發展過程中難免出現問題,埋下一些安全隱患。但用戶方在使用過程中安全知識未普及、維護和檢修力度不足、設計規范缺失、施工專業性不夠、監管乏力等情況應引起相關部門的足夠重視。

     “可以從設施設備本身安全性、科技性等方面多做文章,加快科技成果轉化。比如設備設施變成智能化、遠程式的,從農村設施端就可以實時傳輸數據,進行遠程監控。從技術方面而言,這是可行的。”針對如何加強農村煤改氣安全,上述業內人士表示,應從立法方面加強安全保障,例如將企業發展和安全掛鉤,承包項目后,必須有一定的安全投入等。

       隨著行業的發展,針對相關政府部門技術人員逐漸緊缺的狀況,冉龍飛建議:“可以考慮在社會上招聘一些專業人士或聘請業內專家,做技術上的把關。”

       同時,冉龍飛指出,各個燃氣企業在市場開發前期,應注重調研農村的具體情況,有針對性地開發建設,提出有效的建設、供氣方式。在規范施工隊伍方面,上述業內人士還建議,企業可以建立黑名單,將達不到安全要求的隊伍踢出合作名單。

     “針對農村煤改氣,還應建立統一標準和平臺來規范工程建設。監管也應從上至下,一級級把控,最終落到各家燃氣公司去實際執行和落實。上級部門做到定期監督,不定期到現場督查。”冉龍飛補充指出。

       此外,李爺爺還向記者反映了用氣成本高的問題:“燒不起,太貴了,去年2.28元一方,現在2.63元,只補137個子,遠遠不夠,一年得燒一萬多塊錢啊。”有業內人士表示,補貼政策非長久之計,在保證安全的同時,村民如何使用上實惠的氣也是擺在農村煤改氣面前的一大難題。對于氣價問題,本報記者將進一步關注。(來源:中國能源報   文丨武曉娟 中國能源報記者   李玲 實習記者)

節能減排會展
節能減排企業
2019中超直播哪里看